节律紊乱

    睡眠节律紊乱是由生理节律紊乱性睡眠障碍和睡眠-觉醒节律障碍等疾病引起的睡眠的规律紊乱。生理节律紊乱性睡眠障碍:持续或反复受扰导致睡眠过多或失眠,这是由于患者24小时睡眠一觉醒节律模式与他(她)所处的环境所要求的节律不妥。睡眠-觉醒节律障碍指睡眠-觉醒节律与所要求的不符,导致对睡眠质量的持续不满状况,病人对此有忧虑或恐惧心理,并引起精神活动效率下降,妨碍社会功能。本症不是任何一种躯体疾病或精神障碍症状的一部分。如果睡眠-觉醒节律障碍是某种躯体疾病或精神障碍(如抑郁症)症状的一个组成部分,不另诊断为睡眠-觉醒节律障碍。


原因


(一)生理性节奏破坏

    时相调整、换班工作及高速飞机均可引起生理性节奏破坏。

    在大多数昼夜节律睡眠紊乱中,患者在适当时间不能入睡。患者主诉失眠或过度嗜睡。通过实验来测定人类昼夜系统能够与24小时一天长度相同步的范围。发现驱动的范围较窄,不超过2小时左右。由于大多数人具有大于24小时的内源性周期,人类一昼夜系统仅仅能调整到23~26小时周期。通过译名患者2~4周睡-醒时间生理节奏破坏,大大有助于睡-醒昼夜紊乱的研究。一昼夜节律睡眠紊乱的时间生理学基础已于上个世纪建立。人类的内部时钟很稳定,很难破坏正常的24小时睡-醒模式。然而换班工作、高速长距离飞行,以及许多不常见的情况导致不规则的、延迟的或推前的睡-醒模式,都会出现正常模式的破坏。

    轮转换班以及相当于21~22小时一天的换班比固定的晚间或夜间换班更容易破坏睡醒模式,换班工作者发现在新的时间很难入睡,他们的主要睡眠阶段比正常短且醒转次数多。换班工作者睡眠差之后还出现注意力不集中、疲乏,度出现大量工业事故。适应任何种类换班工作的能力,人与人之间有很大差异。总体来年,40岁以上的人适应能力差。从换班工作模式的工业利害关系来说,仔细的规划对劳动群体的健康和安全是首要的,对最适度的工业产量来说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高速飞行引起的生理节奏破坏与最初换班工作一样,从东向西飞行例如从北京到巴黎之后4~5天有醒睡不正常,体温及内分泌节律异常现象。而从巴黎返回北京后,生理节律紊乱可达10~14天。大多安息季节性旅行推销员有他们各自治疗这种生理紊乱的方法。比起服安定类药物或抗黑变激素来说,避免脱水和饮酒更重要。

(二)睡-醒昼夜时相延迟综合征

    睡-醒昼夜时相延迟综合征又名延迟的睡眠时相综合征,见于某些失眠患者,主诉在全社会能接受的时间不能入睡,尽管睡眠开始是正常的,如果就寝时间延迟6~8小时,在大约一半患者中发现一定程度的心律病理学问题。偶尔,一种睡眠开始晚的模式与重精神病的发病同时出现,特别见于躁郁症的躁狂期及精神分裂症。

    疾病可自童年期开始并为终身性,有时为家族性。试图促进睡眠,大多数成年患难与共乾都服过不同的镇静药或误用酒精,疾病为多因素性并取决于生活方式、情绪和人格。病症严重地破坏病人的教育、工作和家庭生活。睡眠时相延迟有不同类型,包括稳定型、进展型、不规律型及非24小时睡-醒程序表一直到成为适当的睡眠时间是空易建立的,但许多病人发觉这种程序表难以坚持,抗黑变激素、维生素B12、明亮光线、安眠药店、兴奋剂、心理治疗及家治疗都可有助于调整睡―醒行为到适当的昼夜节律时间,但这些方法效果欠佳。

(三)昼夜24小时节律紊乱

    昼夜24小时节律紊乱为一种非24小时睡―醒模式,常为每25小时一个睡―醒周期,即昼夜过长。其主要见于出生即失明的人。这类病人不能在常规职业中工作。少数病例检查发现抗黑色素及皮质醇有自由运动转节律。

    睡与醒的正常时间反转――白天睡而夜晚醒,常见于精神发育迟滞的儿童及老年性痴呆病人。夜晚觉醒有时伴有活动过度、易激惹、攻击性、喧闹、凶残及破坏行为,以儿童最多见。


用微信扫一扫,关注泛康睡眠医学中心